当前位置:主页 > 诗词 >
诗词

与同年李定言曲水闲话戏作古诗词鉴赏

时间:2020-07-21 15:02 来源:未知 作者:木木

  

与同年李定言曲水闲话戏作古诗词鉴赏

  古诗原文

与同年李定言曲水闲话戏作古诗词鉴赏

  海燕参差沟水流,同君身世属离忧。

  相携花下非秦赘,对泣春天类楚囚。

  碧草暗侵穿苑路,珠帘不卷枕江楼。

  莫惊五胜埋香骨,地下伤春亦白头。

  译文翻译

  像海燕雄雌分飞,像沟水东西分流,我和你一般身世满怀忧戚离家飘游。

  相携漫步花下却抑抑不乐,并非因寄人篱下身为赘婿,而是由于像楚囚般沉沦,在明媚春日怎能不涕泪交流?

  看碧绿的芳草郁郁葱葱,暗暗地伸延进园中小路,珠帘儿也不打开,只剩下一座空楼。

  莫要去惊叹,佳人香骨沈埋水底,她若地下有知,也会因伤春而愁白了头。

  注释解释

  同年:于同一年考上进士的人,称同年。

  李定言:事迹不详。唐许浑《丁卯集》有《李定言殿院衔命归阙,拜员外郎,俄迁右史,因寄》一诗。

  曲(qū)水:即曲江,长安游赏胜地。

  海燕参(cēn)差(cī):用卓文君《白头吟》“今日斗酒会,明旦沟水头。躞蹀御沟上,沟水东西流”语意,亦喻男女分离。参差,上下不齐。

  沟水流:比喻男女分离。

  属:相同。

  花:比青楼女、妾媵之类。

  秦赘(zhuì):春秋秦俗家富子壮即分户,家贫子壮即出赘,后因称赘婿为秦赘。

  苑(yuàn):指曲江之芙蓉苑。

  枕江楼:靠曲江的楼殿。

  五胜:指水。

  埋香骨:用的是西施沉江的典故,此谓所思艳色已埋于地下。

  创作背景

  对于此诗的创作背景,陆昆曾《李义山诗解》认为:“此必义山与李同有冶游之事,因其人早逝,而感赋是诗也。”

  诗文赏析

  首联叹惜李定言与情侣分手,原本是“海燕双栖”,如今是“海燕参差”。双栖者夫妻;参差者一上一下,一生一死,一在地上,一在土下。又像卓文君说的“沟水东西流”,一东一西,变成两股水流。“同君身世属离忧”,是安慰性的话,也符合事实。李商隐一生离忧,与李定言有共同语言。这样说,缩短了两入的感情距离,冲淡了开玩笑的成分,便于对方接受。首联巧用“海燕"、“沟水"的典故,以海燕分飞、沟水各流的比喻写自己和友人的离家宦游漂泊,伤叹之情自然溢出。

  颔联写两人都有类似的经历,都为此而伤心。“相携花下”,就是两人都有冶游的经历,这比“同年”更进了一步,这是共同的`生活情趣。这一联写二人郁郁花下,对泣春日,用的是以乐景写悲的反衬手法,增强了感情深度。“非秦赘”与“类楚囚”则是推进一层的表现,意味自己与友人的郁闷比身为秦赘寄人篱下还惨,是象囚犯一样不自由,象囚犯一样的沉沦,语气极深沉。

  颈联又回到曲江边景物,写李定言情侣去世后的凄凉。通向她居处高楼的路,由于长期无人问津,已长满青草。用“碧草”做主语,并以拟人的手法说碧草有意识,已“暗侵穿苑路”,这就更令人感伤。原来,她住在曲江边花园似的环境,如今“碧草暗侵”,园苑荒芜,一片凄凉。楼上,珠帘永垂,空无一人。有人进出,珠帘要卷起;如今人去楼空,故“珠帘不卷”了。这样的白描式的不作夸张的描写,在游戏的成分中糅进了严肃的思想,增添了诗的感伤精神。腰联以景物描写渲染荒戚的氛围。碧草葱郁,珠帘不卷,写曲江景色凄荒,就是寓国势的衰颓,以景色喻时势,写景即是言志抒情。

  尾联展开想象:想象美女掩埋地下也在伤春,为此白了头。用“莫惊”这样的否定句式,反而加强了语气,作了肯定的回答。

  诗题虽表明“戏作”,诗却作得十分严肃,对李定言已死去的“玉媵”,充满了深刻而真挚的同情。“莫惊五媵埋香骨,地下伤春亦白头”,写出了人类共同的悲哀。诗人把自伤身世和忧伤国势交融,情感沉郁。

【与同年李定言曲水闲话戏作古诗词鉴赏】相关文章:

1.《与同年李定言曲水闲话戏作》李商隐唐诗原文及注释

2.鉴赏古诗词

3.赴职梓潼留别畏之员外同年诗词鉴赏

4.《山行》古诗词鉴赏

5.古诗词鉴赏分享

6.《秋夕》古诗词鉴赏

7.古诗词鉴赏的方法

8.古诗词的“意境”鉴赏

Copyright © 2016 乐教云 版权所有 www.lejiaoyun.com 豫ICP备130188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