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OK范文网 > 诗词 >
诗词

《过秦楼》周邦彦古诗词鉴赏

时间:2019-06-04 15:01 来源:未知 作者:木木

  

  一:过秦楼

  周邦彦

  水浴清蟾,叶喧凉吹,巷陌马声初断。

  闲依露井,笑扑流萤,惹破画罗轻扇。

  人静夜久凭阑,愁不归眠,立残更箭,叹年华一瞬,人今千里,梦沉书远。

  空见说、鬓怯琼梳,容销金镜,渐懒趁时匀染。

  梅风地溽,虹雨苔滋,一架舞红都变。

  谁信无聊为伊,才减江淹,情伤荀倩。

  但明河影下,还看稀星数点。

  二:周邦彦词作鉴赏

  上片人静夜久凭栏,愁不归眠,立残更箭是全词的关键。这三句勾勒极妙,其上写现的句词,经此勾勒,变成了忆旧。一个夏天的晚上,词人独倚阑干,凭高念远,离绪万端,难以归睡。由黄昏而至深夜,由深夜而至天将晓,耳听更鼓将歇,但他依旧倚栏望着,想着离别已久的情人。他慨叹着韶华易逝,人各一天,不要说音信稀少,就是梦也难做啊!

  他眼前浮现出去年夏天屋前场地上轻罗小扇扑流萤的情景。黄昏之中,墙外的车马来往喧闹之声开始平息下来。天上的月儿投入墙内小溪中,仿佛水底沐浴荡漾。而树叶被风吹动,发出了带着凉意的声响。这是一个多么美丽、幽静而富有诗情的夜晚。她井栏边,笑扑流萤,把手中的画罗轻扇都触破了。这个充满生活情趣的细节写活了当日的欢爱生活。

  下片写两地相思。空见说、鬓怯琼梳,容销金镜,渐懒趁时匀染。是词人所闻有关她对自己的思念之情。由于苦思苦念的折磨,鬓发渐少,容颜消瘦,持玉梳而怯发稀,对菱花而伤憔翠,欲妆临镜慵,活画出她别后生理上、心理上的变化。渐字、趁时二字写出了时间推移的过程。接着梅风地溽,虹雨苔滋,一架舞红都变三句则由人事转向景物,叙眼前所见。梅雨季节,阴多晴少,地上潮湿,庭院中青苔滋生,这不仅由于风风雨雨,也由于人迹罕至。一架蔷薇,已由盛开时的鲜红夺目变得飘零憔悴了。这样,既写了季节的变迁,也兼写了他心理的消黯,景中寓情,刻画至深。谁信无聊为伊,才减江淹,情伤荀倩。这是词人对伊人的思念。先用无聊二字概括,而着重处尤为伊二字,因相思的痛苦,自己象江淹那样才华减退,因相思的折磨,自己象荀粲那样不言神伤。双方的相思,如此深挚,以至于他恨不能身生双翅,飞到她身旁,去安慰她,怜惜她。可是不能,所以说空见说。谁信二字则反映词人灵魂深处曲折细微的地方,把两人相思之苦进一步深化了。这些地方表现了周词的沉郁顿挫,笔力劲健。歇拍但明河影下,还看稀星数点,以见明河侵晓星稀,表出词人凭栏至晓,通宵未睡作结。通观全篇,是写词人夜久凭栏的思想感情的活动过程。前片人静三句,至此再得到照应。银河星点,加强了念旧伤今的感情色彩;如此以来,上下片所有情事尽纳其中。

  这首词,上片由秋夜景物,人的外部行为而及内感情郁结,点出年华一瞬,人今千里的深沉意绪,下片承此意绪加以铺陈。全词虚实相生,今昔相迭,时空、意象的交错组接跌宕多姿,空灵飞动,愈勾勒愈浑厚,具有极强的艺术震撼力。

OK范文网 版权所有 @ 2003-2007 未经许可 不得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