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诗词 >
诗词

《燕支行·汉家天将才且雄》诗词及赏析

时间:2019-02-08 15:01 来源:未知 作者:木木

  

  《燕支行·汉家天将才且雄》

  汉家天将才且雄,来时谒帝明光宫。

  万乘亲推双阙下,千官出饯五陵东。

  誓辞甲第金门里,身作长城玉塞中。

  卫霍才堪一骑将,朝廷不数贰师功。

  赵魏燕韩多劲卒,关西侠少何咆勃。

  报雠只是闻尝胆,饮酒不曾妨刮骨。

  画戟雕戈百白寒,连旗大旆黄尘没。

  叠鼓遥翻瀚海波,鸣笳乱动天山月。

  麒麒锦带佩吴钩,飒沓青骊跃紫骝。

  拔剑已棋牌中心断天骄臂,归鞍共饮月支头。

  汉兵大呼一当百,虏骑相看哭且愁。

  教战虽令赴汤火,终知上将先伐谋。

  【前言】

  《燕支行》以军旅和边塞生活为题材。《燕支行》是王维二十一岁时写的一首七吉歌行体边塞诗,主题是歌颂一位将军的战功。

  【注释】

  [1]于开元九年(721)。燕支:山名,即焉文山。在甘肃永昌县西、山丹县东南。《史记·匈奴列传》:“汉使骡骑将军霍去病将万骑.出陇西,过焉支山干铁里,占匈奴.祖胡酋虏骑万八干饿级.破得体屉王祭天金人。”此诗歌项武将出征获胜,故取名为《燕支行》。全诗重于写人多采用烘托手法,表现出了“汉家天将”的英醋气概和报国壮志。

  [2]明光官:汉宫名。一在长乐官,一在甘泉宫中,皆汉武帝所赵‘见程大副雍录6卷二。

  [3]亲推;《史记·张释之冯唐列传》:‘臣网上击王考之道将也,脆而推毅(指车轮)*曰;‘间(部门的门限)以内者,寡人制之;阎以外者,将军制之。’汉肋:团皆有二,夹峙宫门两旁,故云。句谓天子亲到宫r1前为将军送行。

  [4]五陵:汉高祖葬长陵.惠帝葬安陵景帝葬图陵,武帝葬茂陵,昭帝葬乎陵,其地皆在渭水北岸今咸阳附近,故合称五陵。

  [5]辞甲第:用霍去病事。《史记·卫将军凛骑列传>:“天子为治第.令骡骑(霍去病)视之,对曰:‘匈奴未R,无以家为也。”甲第,第‘等的宅第,旧指聚门贵族的住宅。金门;汉宫有金马门,又称金门。性记·滑稽列传》;“金马门者,宦署门也。门傍有铜马,故谓之金马门。”此指朝廷。

  [6]玉塞:指玉关,即玉门关。口武布置,在今注肃敦煌西北小方盆城,六朗时关址程至今甘肃安西双塔堡附近.为古时通往西域的门户。句谓将军在边塞,身作捍卫国家的长城。

  [7]卫理:西汉名将卫青、霍去病。育拜大将军(将军之中位员算者),去病官骤驹将军(禄秩与大将军同).武帝时皆多次伐匈奴,立下赫耪战功。骑将:即驹将军,汉杂号将军之一。其位非但在大将军下,亦在车骑将军、卫将军、前后左右将军之下。武帝时公孙贺尝U骑将军从大将军卫育出塞(见(史记·卫将军骡骑列传))。此句意渭,卫霍这样的名将,k起“天将”来*仅可当一名骑将军。

  [8]贰师:指李广利。《史记·大宛列传》载,大宛有良马在贰师城(今吉尔吉斯西南部马尔哈马持),汉武帝遣使抡干金至大宛求马,大宛不肯予,武帝于是拜李广利为贰师将军,串兵伐宛。后李广利破大宛,得良马三干钱n5。此句意谓*李广利之功b起。天将“来,显得微不足道.很难被朝廷数上。

  [9]赵、魏、燕、韩:皆战国七楞之一。口目的疆域主要在今河南、河北、山西—带。关西啪画谷关或渣关以西地E‘咆勃:怒貌。沼岳《西征赋》:“何适气之咆勃!”二句写将军庭下士卒的强悍勇猛。

  [10]尝胆:收记‘越王勾践世家)裁*勾践为吴E夫差所败.田于会指向吴求和。吴兵罢归后,勾践矢志复仇*“J5若身焦思,置胆于坐,坐卧即仰胆,饮食亦削R也。口:‘女(汝)忘会措之耻那?”’此借用具事,表现将军立志报仇。

  [11] “钦酒”句:关羽为流失所小.贯其左劈。后创虽愈,骨常膨痛。医称矢镍有毒,毒人于骨.当破留副骨去琼,此思乃可除。羽便伸密令医劈之。对羽适请诸将*饮食相对*“臂血流离,盈丁忍器,而15割炙引酒,言笑自若”。《三国志·蜀志·关羽传》。此借用其事,K歌咏将军的勇武刚毅。

  [12]白日寒;指戈放闪着寒光。旅(叮i佩):杂色镶边纳旗子。叠鼓:击鼓。渤海:指沙漠。筋(Ji;加):指胡筋,我国古代西北方少数民族的一种乐器,类似笛子。天山:在今新疆境内。以上勾描写将军出征时军容壮盛。

  [13]放龋锦带:绣有放购的锦带。吴钩:钩是一种“似剑而曲”的兵器。吴I回间曾下令因中,。能为善钩者赏之6金”、传说吴国41人杀其一于,血涂金,铸成二钓.献、吴土。见《吴越春秋》卷一。后相沿吴钩称名贵的兵器。鲍照《代结客少年场行》;“跑z5众络头,锦带佩吴钩。”

  [14] 讽(的萨)督:众盛貌。青骗;毛色合黑相杂的马。

  【赏析】

  全诗二十四句,按照内容,可以分为三个段落。第一段四句,描写将军出征,君臣欢送的盛况。诗人热烈赞颂将军官有雄才大略,他出征叭皇帝亲自为他推车,千官设宴为旭送行,加i:那壮丽的宫田和肃穆的五陵的环境树托,使人物一出场就给人以气概非凡的印象。

  第二段八句,尽情地抒写将军的英勇超群和为国杀敌的决心。这八句诗,几乎句句运用典故,以历史上各种著名的英雄将领来比响这位将军,写他不愿在京城过安逸的生活,而要去镇守边关,抵御外侮;写他屹立边关,犹如一座万团长城般坚不可摧,写他所率领的将土也都非常劲健勇适;写他时刻不忘为国报仇雪耻;写他的神武过人和谈笑白若的风度。这一段已为下一段写将军的沙场征战充分地铺垫,苗足丁气势。第三段是全诗的高潮。诗人饱朗浓氨以夸张助手法,奇丽的想象,急促的节奏,具体、生动地描绘这位将军率领部下艰苦行军、英勇作战从而取得辉煌胜利的情景,是诗中最精彩的部分。 “画朝雕戈白日落连放大饰黄坐没”一联,写将军率领士兵在大沙漠中行进,战士们的画团感弓,辉映着西北边疆寒冷的日色;出征大军的连旗大筋泥没在弥天田地的黄尘之中。这里既写出了远征大军的雄壮气势,又渲染了将士行军的艰苦卓纸真是逗真如函。

  “叠鼓遥翻渤海浊,呜须乱动天山月”两句更展现出一幅有声有色、充满动态的壮阁画而:重叠的战鼓声和此起被伏的胡须声,露天掳地使大摸上沙很汹涌翻腾,甚至使天山上的明月也不停地颤动。透过达铝奇丽的画面,我们仿佛看到远征大军正在日夜兼程,飞速前进,犹如排山例海,势不可当。接下去的两联,正面描写敌我激战的情景。在千军万马向前冲杀的大场面中,诗人迅速地摄取了将军的一个特写镜头:只见他.身着华美的战袍,手持锋锐的兵器,雄姿英发.一马当先,向着敌人勇猛地冲杀过去。 “拔剑”以下凹句,义把镜头村开,写店军将士冲入敌阵,以一当百,奋勇杀敌.—瞬之间已杀伤了敌军的主帅,使敌人的骑兵馈不成军,哀号惨叫。“归鞍”句,猫写将军边冲杀边激励士兵;我们必定要歼敌而归,大家一起饮洒欢庆胜利。诗的结尾两句,用议论的口吻,点出将军善于练兵、用兵,智勇双全.正是这场战争茹胜的关键。这同开篇的“汉家天将才且雄”首尾呼应,使将军的形象跃然纸上。

Copyright © 2016 乐教云 版权所有 www.lejiaoyun.com 豫ICP备130188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