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诗词 >
诗词

《代迎春花招刘郎中》诗词翻译及赏析

时间:2019-02-08 15:01 来源:未知 作者:木木

  

  《代迎春花招刘郎中》

  幸与松筠相近栽,不随桃李一时开。

  杏园岂敢妨君去,未有花时且看来。

  【前言】

  《代迎春花招刘郎中》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。这首诗就普通的迎春花着笔,写它友于松竹,与纷艳一时的桃李不能同日而语,以及邀请刘禹锡在杏园无花时来看迎春花。此诗借花喻人,含蓄地写出了刘禹锡的政治倾向、铮铮铁骨和倜傥风流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⑴刘郎中:即刘禹锡。因其曾官主客郎中,故有刘郎中之谓。

  ⑵松筠:松与竹。因其材质坚韧,经冬不凋,常用以比喻节操坚贞。南齐王融《奉和南海王殿下咏秋胡妻》诗:“日月共为照,松筠俱以贞。”

  ⑶杏园:园名。故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郊大雁塔南。秦时为宜春下苑地。唐时与慈恩寺南北相直,在曲江池西南,为新进士游宴之地。

  【翻译】

  幸亏与松竹同处一起栽,不愿随着桃李花一时开。杏园哪里敢妨碍你离去,没有花之时你再且看来。

  【鉴赏】

  “幸与松筠相近栽,不随桃李一时开。”欲写迎春,却落墨于松竹、桃李,曲笔有致。松竹皆岁寒不凋、翠叶常青。迎春则能“带雪冲寒折嫩黄”(韩琦语),最先点缀春色。因而它友于松竹,与纷艳一时的桃李不能同日而语。自古来文士都视松竹为坚贞高洁的象征。陶潜谓:“青松在东园,众草没其姿。”白居易则“植竹窗前,日日观照。”(《竹窗》)说迎春欣喜自得为松竹近邻,实是赞人的高风亮节、卓然独立。唐人爱牡丹,最不喜桃李。刘禹锡《杨柳枝词》道:“城东挑李须臾尽,争似垂杨无限时。”《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》一诗更以桃花讽刺显赫一时的满朝新贵。白居易曰迎春花“不随桃李一时开”,是麻姑手搔到了刘禹锡心头的痒处。语似平易,实则痛快淋漓。

  “杏园岂敢妨君去,未有花时且看来。”杏园,据说那里是“花卉环周,烟水明媚”。唐代每年科举放榜后,新登进士多游宴于此(见《松窗杂录》)。这是个众芳斗撼 热闹非凡之处。然而迎春花却自有佳处,它先于群芳,应春傲然怒放。迎春花热情地邀请刘禹锡在桃、李、杏等花未开时,不妨来看一看。其超群拔俗的品格,得到了进一步的表现。两句紧扣诗题“招”,极为贴切。“岂敢”二字下得遒劲、有力,“且”字用得玩皮、冷峻。联系刘禹锡的生平事迹看,这两句显然是借花喻人。贞元二十一年(805年)政治革新失败后,刘禹锡、柳宗元等革新派人物一一遭贬。十年后,刘、柳等应召人京,待起用。谁知刘禹锡不肯改悔,游玄都观时作《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》,讥刺权贵,因之刘、柳等又再二八杠技术度被谗毁、出贬。十四年后,刘禹锡仍然不易初衷,从洛阳一回到长安就旧地重游,并以诙谐、嘲笑的笔调作了《再游玄都观》。诗云:“百亩庭中半是苔,桃花净尽菜花开。种桃道士归何处?前度刘郎今又来。”这不像是渡尽劫波人的口气,倒是有一种坚持立场、九死不悔的战斗精神和胜利后的豪放风度。这正是诗人笔下迎春花的气派。

  刘、白交往数十年,相知甚深。故此诗虽然只就普通的迎春花着笔,却点活了人物的神采,含蓄地写出了刘禹锡的政治倾向、铮铮铁骨和倜傥风流。此可谓是善于小中见大,超然物外。作为一首咏物赠人小诗,非莫逆至交者,写不得这么深致。

Copyright © 2016 乐教云 版权所有 www.lejiaoyun.com 豫ICP备13018884号